<tbody id="iy41r"><pre id="iy41r"></pre></tbody>
<th id="iy41r"><pre id="iy41r"></pre></th><tbody id="iy41r"><p id="iy41r"><tt id="iy41r"></tt></p></tbody>

    1. 投遞商業計劃書
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瑞見——動態

      2021年10月22日

      瑞見——動態

      2021年10月22日

      瑞見——意見領袖

      2021年10月22日

      瑞見——動態

      2021年10月22日

      瑞見——意見領袖

      2021年10月22日

      瑞見——投資人說

      2021年10月22日

      有“鋰”走天下,所以強持奪“鋰”?

      瀏覽次數:378

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0-22

      返回列表


      20世紀,為了爭奪石油人類爆發了諸多沖突,而到了21世紀,人類爭奪的東西更多了,其中有一種名為“鋰”的金屬資源,它被人們稱之為“白色石油”。

      1818年1月27日,在礦物勘探愛好者雅各布在個人日記中,鋰元素是其發現的元素里最輕的,密度低至0.534g/cm,同時它也是最小的,相對原子質量僅有6.941,且特性活潑,極易與外界發生反應。
      1千克鋰燃燒能釋放出42998千焦的熱量,而通過熱核反應進行能量釋放后,其釋放出的能量足以比肩20000噸優質煤的燃燒,此前在我們研制氫彈的過程中,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      不過鋰應用最廣的還是如今社會中不可缺少的電池領域,小到手機、游戲機等電子產品,大到電動車、電動汽車等電動代步工具,我們都能從其身上看到鋰電池的身影,而在當下,鋰電池更是引起新能源革命,顛覆有著百余年歷史的汽車工業。
      為什么都要爭奪鋰礦資源?
      從全球視野來看,美、中、歐今年均提出長周期碳中和目標,同時進一步給出新能源車滲透率指引:
      1)中國2025年實現新能源車滲透率20%。國務院提出我國2025年新能源汽車滲透率達20%;
      2)歐洲2035年實現新能源車100%滲透。歐盟委員會提出2030年歐盟溫室氣體凈排放量同比1990年下降55%,2035年歐盟地區實現新能源車全電動化;
      3)美國2030年實現新能源車50%滲透。拜登政府提出溫室氣體排放環比2005年下降50%,新能源車滲透率達50%。各國政府均在頂層設計角度給出強勢碳排放與新能源車滲透率指引,政策指引下新能源車需求將持續向好。
      而電動車的核心是電池,鋰又是組成動力電池的核心金屬元素,不管是三元鋰電池,還是磷酸鐵鋰電池,亦或是代表著未來的固態電池,都離不開鋰。
      每輛電動車約需要9kg鋰。對于電動車替代燃油車的新世界,誰掌握了鋰資源供應鏈,誰就將控制動力電池的未來。
      天齊鋰業:蛇吞象
      20年前,天齊鋰業從西部縣城一個瀕臨破產的小企業起家,在歷經多年的打磨后,2010年天齊鋰業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但即便如此,彼時的天齊鋰業在業內仍是個“名不見經傳”的小家伙,直到2012年一場堪稱教科書級別的“蛇吞象”,讓才這家企業在國際中逐漸大放光芒。 
      長久以來,全球鋰業一直有著“三湖一礦”的說法,而其中的“一礦”指的是由澳大利亞泰利森鋰業有限公司控制的全球儲量最大、品位最高的固體鋰輝石礦——格林布什礦。
      也因這座礦的存在,泰利森供應了全球超過60%的鋰精礦,其中供應了中國80%的鋰精礦,同時它還是天齊鋰業鋰精礦的獨家供應商,從創業初期天齊鋰業就一直向泰利森進口鋰精礦。
      而在企業成功上市后,天齊鋰業董事長蔣衛平就思考企業未來的發展,想為中國鋰業謀求一份更為美好的明天,于是在這一心思下,蔣衛平就有了收購全球最大鋰礦的念頭,并著手展開一系列收購計劃。
     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,就在蔣衛平打算循序漸進的收購時,2012年8月23日,泰利森發布公告,對外宣布當時的鋰業巨頭洛克伍德將以7.29億美元收購泰利森全部股權。
      在企業近乎生死存亡之際,蔣衛平動了一個在當時不被大眾所看好的念頭:和洛克伍德斗一斗,拿下泰利森!
      當時在大眾看來,天齊鋰業上市才多久?資產不過15億,年營收不過4億,反觀洛克伍德,資產將近400億,年營收更是超過150億,天齊鋰業拿什么和它斗?更何況洛克伍德為了吞下泰利森,開出7.29億美元,將近50億人民幣的高價,這個價格當時的天齊鋰業可沒法掏出來。
      而11月末,泰利森就會開股東大會決定是否同意洛克伍德的收購,因此這時留給蔣衛平的時間不多了。
      于是蔣衛平心一橫,來了一把豪賭,抵押所有資產、借債、進行審批,但錢仍不夠,審批還需等待,這時蔣衛平又想了一招,通過二級市場交易和場外協議轉讓,收購泰利森19.99%的股份,成為其第二大股東,擁有一票否決權。
      之后在11月末的股東大會上,蔣衛平利用這一票否決權成功否決洛克伍德的收購方案,這時的他已經成功了一半,拖延住時間,剩下的就是錢的問題。
      最后國家出手,打開綠色通道,使得蔣衛平錢、審批通通搞定,當障礙掃除時,蔣衛平成功拿下泰利森,完成了一場堪稱教科書級的蛇吞象式收購。
      寧德時代:為了“鋰”,不講理
      近日,加拿大鋰礦公司Millennial Lithium發布聲明稱,已與中國電池廠商寧德時代達成最終協議,后者將以3.768億加元(約合人民幣19億元)收購Millennial的100%股權,并替其向贛鋒鋰業償還1000萬美元的合作終止費。 
      而這場徘徊于寧德時代和贛鋒鋰業之間的拉鋸戰,整整持續了2個多月。最終,由于寧德時代報價更高而告終。
      今年7月,贛鋒鋰業發布對Millennial的要約收購公告,報價為每股3.6加元,交易金額不超過3.53億加元,其看好的正是Millennial在阿根廷擁有兩處世界級鋰鹽湖項目,即Pastos Grandes鋰鹽湖項目和Cauchari East鋰鹽湖項目。其中,根據2018年Millennial委托第三方機構進行的評估,Pastos Grandes鋰鹽湖項目推測資源量為79.8萬噸碳酸鋰,目前規劃了每年2.4萬噸碳酸鋰的產能,尚在建設中。Cauchari East鋰鹽湖項目目前處于勘探初期。阿根廷和玻利維亞、智利并稱為“南美鋰三角”。
      眼看雙方即將在合同上簽字蓋章,Millennial突然在9月8日表示,收到一家中資企業每股3.85加元的“更優報價”,這就是寧德時代。
      對此,寧德時代表示,此次收購是公司供應鏈布局的重要舉措,將進一步保障其長期穩定的鋰原材料供應。
      紫金礦業:溢價36%也要買
      10月11日,紫金礦業正式發布公告,公司將通過在加拿大注冊成立的全資子公司,以每股6.5加元的價格,以現金方式收購新鋰公司全部已發行且流通的普通股,交易金額約為9.6億加元(約合人民幣49.39億元),約49.39億元(1加元兌換5.1449元人民幣),較Neo Lithium20交易日的加權平均交易價格溢價約36%。
      公告披露,新鋰公司核心資產為位于阿根廷西北部卡塔馬卡省(Catamarca)的Tres Quebradas Salar(簡稱“3Q”)鋰鹽湖項目,該項目資源量大、品位高、雜質低,開發條件好,具有較大的擴產潛力。新鋰公司通過在阿根廷設立的全資子公司Liex S.A.全資持有3Q項目。
      3Q項目擁有13個采礦權,礦權面積總計為353平方公里,覆蓋整個鹽湖表面和鹵水湖。其中的10個連續采礦權組成了一個“礦權組”,構成采礦活動核心區,面積為267平方公里。
      根據興業證券估算,3Q項目有望給紫金礦業帶來約每年平均1.7億美元EBITDA(息稅前利潤),鹽湖每年生產碳酸鋰或達4-6噸。
      此外,在國內,也不乏參與買礦的車企。長城汽車的公告顯示,長城汽車2017年就以全資子公司億新發展名義,以1.46億元人民幣收購Pilbara Minerals不超過3.5%的股權,并獲得Pilgangoora鋰礦項目部分產品的包銷權。其中包銷權指的是長城將按照雙方約定的定價包銷Pilgangoora鋰礦項目生產的鋰輝石精礦每年7.5萬噸。如果長城汽車提供項目二期建設資金50%的支持,鋰輝石精礦的包銷權益可增加至每年15萬噸。
      Wind數據顯示,目前國內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已突破17萬元/噸,年初至今累計漲幅超過225%,其中近兩個月漲幅超過90%。
      而據央視財經報道,電池級氫氧化鋰、三元常規動力型電解液、六氟磷酸鋰的價格同樣增長迅猛,分別增至17.4萬元/噸、12萬元/噸以及45萬元/噸的歷史新高。
      據全球新興能源市場調研機構SNE Research預測,到2023年,全球電動汽車對動力電池的需求達406千兆瓦時(GWH),而動力電池供應預計為335千兆瓦時(GWH),缺口約18%。到2025年,這一缺口將擴大到約40%。
      考慮到消費領域和傳統工業領域需求將維持穩定增長,預計2021年全球鋰需求為43萬噸LCE,至2025年將達到150萬噸LCE,2021-2025年復合增長率為37%,約五年增長超248%。
      全球鋰礦資源主要在西澳和南美,中國在海外加大投資力度,能夠擴大我國鋰礦儲備量。據悉,紫金礦業和贛鋒鋰業能在35年內,每年產出2萬噸的鋰,累計產量達到70萬噸。此外,紫金礦業在加拿大還能產出756萬噸的鋰。而寧德時代能在40年內,每年開采出2.4萬噸鋰。這樣算下來,中國企業將會累計儲存到980萬噸的鋰。這項投資熱潮還會在國外持續,如果中國企業能夠在這一礦產領域拿下更多的份額,中國新能源發展會更加順利。


      關于企業并購估值到底從哪里入手?

      私募股權基金退出感悟

      久久99精品久久只有精品_中文字幕不卡免费高清视频_亚洲日韩性爱无码视频